Donna.Noble

【ET】《不如休去》二十一,联盟战要结束了。

暧昧:

林迪尔从营帐里退出来,正遇上伊瑞斯特和埃西铎,“林迪尔,”埃西铎唤住了他,“埃尔隆德大人在吗?”

“大人正在清点分配此次所运物资,王子请进。”林迪尔见埃西铎进入营帐,向伊瑞斯特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随自己过来。

“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林迪尔跟随埃尔隆德已久,素来沉稳,伊瑞斯特见他脸色郑重,便走过来,低声询问。

林迪尔犹豫了一下,问道,“你此次随大人回瑞文戴尔,可觉得大人有何不对之处?”

伊瑞斯特眼色微微暗沉,“没有。”

“那,大人前往洛丝萝林,你总是该知道的了?”

伊瑞斯特眉头皱了一下,却又笑了,“我自然知道,他去求借埃兰迪尔之光。”

“为了那位绿林之王。”林迪尔紧紧盯着他的眼睛,伊瑞斯特移开眼,并不与他对视,强自一笑道:“大人待人素来怀仁厚之心,尽当尽之力……”

“尽当尽之力,”林迪尔笑了一下,“何为当尽之力?”

伊瑞斯特一时冷下了脸,“林迪尔,”他说,“大人只是为我盟军能多一份臂力,你未免想得太多,这话同我说也还罢了,却断不可与人非议。”

“前些日,至高王寻我问及此事,”林迪尔无视了他的冷脸,慢吞吞的道,“我虽回了话,说大人不过是担心瑟兰迪尔王的伤势,恐他力有不支,无法管束木精灵,然而,至高王心里未必就不清楚。”

伊瑞斯特叹了一声,“林迪尔,大人虽是素来温厚随和,然而执念若起,谁又拦得住他?”

“未必,”林迪尔轻声道,“大人昨夜回来晚,脸色看着颇有些奇怪,照说清点物资这类事物,他向来也不怎么管,今天却一反常态,再说了,平日瑟兰迪尔王的药物,可都是大人亲自送去,刚才他却让我送过去交给加里安。”

伊瑞斯特嗯了一声,道,“那也甚好,如今战况紧急,联军围困巴拉多要塞久攻不下,魔君索伦避不出战,时日拖得越久,越是不利于我们,你哪还有那份闲心去操心大人的私事?且不要管,待打下魔多,杀了索伦再说。”

林迪尔却并不应声,只若有所思的望着埃尔隆德的营帐。

埃尔隆德清点物资的时候,一直强压着心底的焦虑,不知为什么,他无法静下心来,仿佛有一团火正焚烧着他空洞的心口,无从发泄的躁动。

进进出出的精灵们送来的清单在桌上越堆越多,让他头痛,往日里都是林迪尔在处理,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非要接手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也许,只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他否认了这个念头,迅速的让自己更专心的投入到那些数字里去。

不知道林迪尔有没有把药送过去,并且让加里安清楚的知道每一种的用法……

他抬起拳头放在唇边轻轻咳了一声,左右看了一眼,营帐里并无其他人,这让他轻微的叹了一口气,放松了肩背上紧绷的肌肉。

“大人。”埃西铎走进来行了个礼。

埃尔隆德微微一笑,不着痕迹的把那些清单推到了一边去,起身道,“你来得正好,随我去各军营里看看,回头帮我分配一下物资。”

埃西铎欣然笑应,“遵命。”

 

 

林迪尔送药过来给加里安的时候,顺便询问了一下关于昨晚埃尔隆德过来的事。

“我王这几日身体不适,一直在静养,昨夜安罗斯王子和安那瑞安王子都在这边和大家一起饮酒,怕扰着我王,也就离得远了些,倒真是没注意埃尔隆德大人什么时候过来的。”加里安倒是坦然得很,接过药问道,“埃尔隆德大人今日不过来吗?”

林迪尔只笑了笑道,“大人昨日才回营,想来还忙着,所以特让我送药过来给瑟兰迪尔王。”

瑟兰迪尔昨日被埃兰迪尔之光引动魔气反激,再次陷入昏睡。加里安不明所以,正想着埃尔隆德已经从瑞文戴尔返回,倒是刚好可以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,谁知却是林迪尔送药过来。

加里安谢过了林迪尔,拿着药匆匆转回营帐,林迪尔犹豫了一下,却是忍不住跟了进去。

“我来帮你吧。”他说,“大人再三叮嘱……”

“呦呦!”

一声鹿鸣打断了他的话,他看着四蹄蜷跪,卧在瑟兰迪尔床头的小鹿,张口结舌顿了一下,突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。

加里安笑道,“那日在林子里捡的,母鹿死啦,看它太幼小,我王就抱回来了,说是养大了当坐骑,要比战马漂亮威风得多。”

林迪尔也跟着笑了,没想到这位绿林之王倒是还有点孩子气。

瑟兰迪尔脸色苍白如雪,嘴唇淡薄,衬得眼睫越发黑浓,左颊上被埃尔隆德以秘法封印的伤痕隐约显露出痕迹,眉头紧蹙,在额心拉出一道立纹,哪怕沉睡之中,也犹带王者之威。

林迪尔还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看着瑟兰迪尔的脸,那样浓墨重彩惊心动魄的美,林迪尔觉得心头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退了一步。

这反应让他觉得有些尴尬,便四处看了看,想要换个话题,目之所及,却无处不是埃尔隆德留下的痕迹,或许旁人并无所觉,然而他却追随埃尔隆德已久,那些看起来十分平常,每所营帐里都会出现的东西,在他眼中,却都带有埃尔隆德的印记。

角落里那张小圆桌上的酒杯是埃尔隆德从瑞文戴尔带来的,桌边那盏缠枝晶石矮脚立灯是埃尔隆德帐内用过的,书桌上的拆信刀尾部带着瑞文戴尔的纹章,刀边叠着的一摞信件是从瑞文戴尔发出的,信件顶上摆放的那件饰品是埃尔隆德上阵之前束发所用的……

“林迪尔,”加里安见他只是呆呆发怔,叫了他一声,“哪一包药粉是洗伤口的,哪一包是喝的?”

“白色那包洗伤口,绿色那包服用。”林迪尔再也无法呆下去了,匆匆道了别,转身离开。

他站在营帐之外,几乎是带一点颤抖的大口呼吸着,却不知就在昨夜,就在他所在的位置,埃尔隆德也曾站在那里,为茫然中所见的那一点遥远星光而挣扎。

加里安对他的反应有些不明所以,然而他却也实在没心思想那么多,取过一只银盆把药粉倒了进去,注入清泉,用一方干净的白布沾了药水,轻轻擦拭瑟兰迪尔脸上那隐约露出的烧伤痕迹。

“埃尔隆德……”瑟兰迪尔近乎叹息的低声喊出这个名字,加里安手指微微一顿,抬头看了一眼林迪尔走出去的方向,不动声色的低下头继续为他擦拭伤口。

 

那层层密密的树林疯狂生长,铺天盖地,渐渐的,连最后一线星光都被隔绝在外。

瑟兰迪尔深深吸了一口气,黑暗总是让他难以忍耐,并不是因为害怕,只是那样沉浓的孤寂仿佛漫长无际,永生永世。

一点光芒自无边的黑暗中亮起,只隐约的微微闪动,若有似无,慢慢的现出一只手,和手上一盏灯。

灯火明灭不定,照着那张沉静的脸,映入那双凝望着他的眼眸里,仿佛一点鎏金淬着黑玛瑙,熠熠生辉。

“埃尔隆德……”他有些微的动摇,不太确定自己是清醒着,又或是再次坠入梦魇,他只能努力想,在这之前,他究竟是在哪里?

他是在营帐里,又或是在战场上?

是在与安那瑞安比试,又或是与安罗斯并肩杀敌?

埃尔隆德走近他身边,手指抬起他脸颊,他感觉得到自伤口处仿佛有一股深冷的寒气直入体内,硬生生将他身体冻住,他甚至不能扭开头。

剧痛!

每一根骨头每一寸肌肤都似被撕裂揉碎,痛不可言。

他死死的看着面前的那张脸,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怒吼,“你不是他,滚开!”

 

瑟兰迪尔沉睡中的身体突然猛烈弹起,一把打翻床边的银盆,整个人都滚落下去,加里安吓了一跳,赶紧俯身将他半抱起,见他眉目紧闭,仍是未醒,不由焦虑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埃尔隆德一个箭步冲了上来,将瑟兰迪尔抱起,慢慢放回床榻之上,又转头问加里安,“他昏迷多久了?你怎么不来告诉我?”他的手微微颤抖,心里那一团仿佛焚近五脏六腑却又无从安置的急火,却终于平息下来。

“大人刚刚回营,诸事繁忙,恐怕不便惊扰,所以……”加里安抬眼见埃西铎跟在身后,微微一笑,“埃西铎王子,又是来寻安那瑞安王子么?他此时想来应在洛丝萝林的安罗斯王子那边。”

埃西铎笑道:“我并非来寻他,此次是随埃尔隆德大人巡视军营,配发物资,特来问问看瑟兰迪尔王有何需要没有。”

加里安道,“只怕我王暂时不能醒转,近日内军需备用都是埃洛斯在管理,我去找他过来回话,倒是要请埃尔隆德大人帮我暂时照料一下我王。”

埃尔隆德嗯了一声,又道,“埃西铎,你随加里安同去,清点一下武器装备,能换的就换了吧。”

加里安看一眼瑟兰迪尔,又回头看埃尔隆德,点一点头道:“多谢埃尔隆德大人。”他带着埃西铎走出营帐,随口告诉旁边的一名木精灵,“进去,看埃尔隆德大人有什么吩咐,不得轻易离开。”

埃西铎偏过头看了他一眼,仿佛是随意聊起般说道,“据我所知,不久之后,至高王就会下令发起最后攻击,需要多拨一些弓箭和盔甲给你们吗?”

木精灵擅长骑射,然而工艺有限,衣甲装备颇为不足,埃西铎所提正是加里安所需之物,忙笑着说,“那当然最好不过。”

埃西铎挑了一下眉梢,若无其事的道,“是埃尔隆德大人想得周全,此次自瑞文戴尔调拨了大批的弓箭和盔甲,各营分发后犹自剩了许多。”

加里安不着痕迹瞟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久闻诺多一族都是能工巧匠,果然不虚。”

埃西铎本是想暗示埃尔隆德对绿叶森林另眼相看,被他一句话堵回来,笑了一笑,便不再说下去。

 


好喜欢这幅图Y(^_^)Y宇宙的感觉

USS TARDIS:

DW & ST log